媒体中心

韦乐平重磅演讲:5G承载、标准和商用、挑战、投资预测、建设策略

作者:C114中国通信网 日期:2017-11-10 浏览(724)



“2017全球光纤光缆大会”近日在武汉光谷举行。来自全球超过700名行业嘉宾济济一堂,共同探讨光纤产业未来发展前景。今年光通信产业最关心的领域无疑是5G,本次大会上,中国电信集团科技委主任韦乐平针对5G发表主题演讲,系统性介绍了5G的现状和未来,以及对光通信产业的影响。


5G承载关键要求

韦乐平介绍,5G对4G的各方面指标全面提高:更快速率、更低时延、更多连接,峰值速率期望提升20倍至20Gbps,空口时延期望降低20倍至0.5ms,连接密度期望提高10倍至100万个/平方公里。

毫无疑问,对于5G承载网来说,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韦乐平指出,5G对承载网提出了很多要求。首先是速率和带宽;其次是延时性能,要满足ms级的端到端业务部署,实现架构优化和扁平化,减少光缆绕转路由,以及引入mec和1μs级的超低延时设备。再次是网络架构调整,包括CU/DU分离、核心网云化等。最后是成本挑战,传输成本降速要求是摩尔定律的一半,前传网络容量最大,压力也最大。


5G标准和商用进程

韦乐平对5G标准和商用进程进行了系统的介绍。从全球看,ITU的当前进度是启动5G候选提案征集,计划2019年发布正式频谱,2020年底完成技术规范。3GPP计划2018年下半年完成基础版R15,面向eMBB商用场景;2019年底完成完整版R16。

从中国看,2018年进行现场试验,到第四季度才会有测试芯片和测试手机;2019年将在数十个城市的热点地区预商用,并在当年第四季度商用芯片和终端;2020年在数百个城市的热点地区商用,以及出现多款商用芯片和手机。2022年,将在城市热点地区展开大规模部署。


5G面临的挑战

一是技术挑战,工作频段方面,在6GHz频段下,很难找到3*200M的可用频段,最终可能不得不启用毫米波段(大于24GHz)同时,5G时代将大量部署小基站,如何消除网了“黑洞”无缝覆盖,目前从技术和成本来看都很难。此外,在高频段,现有的GaAs材料不适用,高频器件将是短板,现有的SAW/BAW/FBAR滤波器也难以应用在高频段。

二是投资回报和成本挑战。5G时代需要重构前传功能架构,回传/中传/前传容量扩大几十倍,不少地方需要CWDM/WDM,成本将是极大挑战。同时,中国2008年开始建设3G,2015年开始建设4G,7年后的自由现金流为负3400亿元。如果4G建设不到5年就建设5G网络,对运营商投资来说压力非常大。


5G投资预测

根据GSMA和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预测,2021年全球5G连接数课突破1亿,其中中国是4400万;预计2025年全球可达11亿,中国为4.28亿。

那么,作为全球5G商用的重要一极,中国运营商将在5G领域下多少“血本”,想必供应商们都很关注。韦乐平指出,中国4G投资约为1170亿美元,是3G网络的1.4倍,是可以接受的资本开支。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预测,2020年至2030年10年网络总投资将达4110亿美元,约合2.8万亿元人民币,是4G网络的3.5倍,这是中国运营商难以接受的。“我觉得中国运营商能够接受2800亿元投资。”韦乐平调侃。

另外,根据Jefferies的预测,2019年至2025年7年网络总投资为1800亿美元,约合1.22万亿元人民币,是4G网络投资的1.5倍。韦乐平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。

韦乐平同时强调,5G建设将给光通信产业带来巨大机遇,首先受益的是光纤,其实是光模块,第三受益的是高速接入等系统。


5G建设策略

对于中国5G建设的策略,韦乐平认为,主要有两种不同的驱动力。其一是国家战略驱动,这将非常激进,5G成为拉动投资、引领科技创新、实现产业升级、促进经济繁荣、进行“供给侧改革”的重要抓手,倍给予极高期望。在这种情形下,中国将主动或被动的、非理性的快速建设一张全覆盖的5G网络。

其二是务实策略。根据市场需求而投资,那样的话,估计在2022年左右初步商用进入大规模商用阶段。建设规划也是按照流量,从城市热点地区开始逐步扩展。“我相信大家都会选择第一种建设策略。”在鼓掌声中,韦总说出了大家的心声。


分享给朋友